生日

小时候
生日是亲手的贺卡
精心的准备
尽管近在咫尺

 

长大了
生日是短信
隔着城市
祝福流过拇指

 

今天
生日是邮件
基金,银行
机器
永远不会忘记

 

btw: 谢谢所有的朋友:)

 

 

 

Steven Jobs

 

 

看的盗版pdf,所以也没法按以前的习惯写页码了;开始用Highlight做标记,结果没存下来,损失了大批摘录;然后盗版的很不专业,错字一堆,以后不干这种傻事了。决定英文版再看一遍。

 

我们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打败竞争对手,或者是狠赚一笔,而是做出最好的产品,甚至比最好的还要好一点儿

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呢,还是想抓住机会来改变世界?

乔布斯从他的佛教修行中学得的道理是,物质只把生活填满而不使之充实

乔布斯的一个过人之处是知道如何做到专注。“决定不做什么跟决定做什么同样重要,”

随着年纪增长,我越发懂得“动机”的重要性。Zune是一个败笔,因为微软公司的人并不像我们这样热爱音乐和艺术。我们赢了,是因为我们发自内心地热爱音乐。我们做iPod是为了自己。当你真正为自己、为好朋友或家人做一些事时,你就不会轻易放弃。但如果你不热爱这件事,那么你就不会多走一步,也不情愿在周末加班,只会安于现状。

记住自己很快就要死了,这是我面对人生重大选择时最重要的工具。因为, 几乎一切——所有外界的期望, 所有骄傲, 所有对于困窘和失败的恐惧——这些东西都在死亡面前烟消云散, 只留下真正重要的东西。记住自己终会死去,是我所知最好的方式,避免陷入认为自己会失去什么的陷阱。你已是一无所有,没理由不追随内心。

他坚持苹果公司一次只着重于两三个优先项目。“在无视身边噪音这方面,没有人比乔布斯做得更好。”库克说道,“这样,他就能够集中精力于几件事情上,拒绝其他许多事情。很少有人擅长于这一点。

关于专注,我们谈了良多。还有人的选择。如何知道应该信任谁,以及他如何打造一支可以依賴的团队。我给他讲了必须采用什么样的拦截战术去防止公司变得松散或充斥着二流选手。我强调的主要事项就是专注。要想清楚谷歌成熟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公司。现在摊子铺得到处都是,你想专注去做的5个产品是什么? 把其他的都扔掉, 因为会拖你的后腿, 会把你变成微软,导致你生产的产品符合要求但不伟大。

 

乔布斯的极致还表现在他的专注力上。他会设定优先级,把他激光般的注意力对准目标,把分散精力的事情都过滤掉。……那种专注使他能够说不。他只保留几个核心产品,砍掉一切其他业务,让苹果回到正轨。他剔除按键让电子设备简单化,剔除功能让软件简单化,剔除选项让界面简单化。

 

他把这种专注的能力和对简洁的热爱归功于他的禅修。禅修增强了他对直觉的信赖,教他如何过滤掉任何分散精力或不必要的事情,在他身上培养出了一种基于至简主义的审美观。

 

我的激情所在是打造一家可以传世的公司, 这家公司里的人动力十足地创造伟大的产品。其他一切都是第二位的。当然, 能赚钱很棒, 因为那样你才能够制造伟大的产品。但是动力来自产品, 而不是利润。斯卡利本末倒置, 把赚钱当成了目标。这只是个微妙的差别, 但其结果却会影响每一件事:你聘用谁,提拔谁,会议上讨论什么事情。

 

有些人说: 消费者想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但那不是我的方式。我们的责任是提前一步搞清楚他们将来想要什么。我记得亨利· 福特曾说过,“如果我最初是问消费者他们想要什么, 他们应该是会告诉我, ‘ 要一匹更快的马! ’”人们不知道想要什么, 直到你把它摆在他们面前。正因如此, 我从不依靠市场研究。我们的任务是读懂还没落到纸面上的东西。

 

苹果之所以能与人们产生共鸣, 是因为在我们的创新中深藏着一种人文精神。.我认为伟大的艺术家和伟大的工程师是相似的, 他们都有自我表达的欲望。

 

像IBM 或微软这样的公司为什么会衰落, 我有我自己的理论。这样的公司干得很好, 它们进行创新, 成为或接近成为某个领域的垄断者, 然后产品的质量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这些公司开始重视优秀的销售人员, 因为他们是改写收入数字的人, 而不是产品的工程师和设计师^ 因此销售人员最后成为公司的经营者。…….当做销售的人经营公司时, 做产品的人就不再那么重要, 其中很多人就撤了。

 

我讨厌一种人, 他们把自己称为“ 企业家” , 实际上真正想做的却是创建一家企业, 然后把它卖掉或上市, 他们就可以变现, 一走了之。…..他们创造了传世的公司, 而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这正是我对苹果的期望。

 

你必须不断地去推动创新。迪伦本来可以一直唱抗议歌曲, 可能会赚很多钱,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他必须向前走…….那就是我一直试图做的事情——不断前进。否则,就如迪伦所说,如果你不忙着求生,你就在忙着求死。

 

我的动力是什么? 我想大多数创造者都想为我们得以利用前人取得的成就表达感激。我并没有发明我用的语言或数学。我的食物基本都不是我自己做的, 衣服更是一件都没做过。我所做的每一仵事都有赖于我们人类的其他成员, 以及他们的贯献和成就。我们很多人都想回馈社会, 在这股洪流中再添上一笔。这是用我们的专长来表达的唯一方式— — 因为我们不会写鲍勃• 迪伦的歌或汤姆• 斯托帕德( Tom Stoppard ) 的戏剧。我们试图用我们仅有的天分去表达我们深层的感受, 去表达我们对前人所有贡献的感激, 去为这股洪流加上一点儿什么。那就是推动我的力量。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iamstone/public_html/blog/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815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iamstone/public_html/blog/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815

大英博物馆

“在这里,我知道了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废墟,那是因为这世界上有一群掠夺的人。“

在中国馆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构思这样一段对话:

——”看到这些你有什么感想?“

——”这些本应放在中国的博物馆里“

——”不,放在这里更好,这是一些历史,是你们的一个教训“

——”我现在比你年轻,比你强壮,我把你的钱包抢了,然后告诉你,放在我这里更好,这是你的一个教训….“

——”。。。。。。“

 

对弱者也许只能是一个教训,然而对强者却不能这么理直气壮。

在我看来,大英博物馆就是大英帝国侵略史的一个记录;然而,作为一个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博物馆,它却尽力把自己描绘成世界史的收藏者,无处不在的标签写着:感谢某某公爵与xxxx年的赠予。似乎侵略是他们的事,我只是博物馆而已。这是埃及馆里的一块石头,边上的标签证明着它的不同寻常:这是狮身人面像的一段胡子。如果不是这段说明,这块石头就和其他石头一样平凡,而这,除了证明大英帝国的辉煌,还能叙说什么巧夺天工和文明奇迹呢!
希腊馆更是几乎把古希腊的文明整个搬过来了。希腊最著名的景点恐怕就是雅典的卫城,一个废墟,而这里就能找到废墟的原貌。上帝是公平的,物质是守恒的。一处成为废墟,一处就有收藏。Stone

2009.06.22

They do not speak English

09年去伦敦的时候,顺手写过几篇小文,一直在我的文件夹里。也许是因为懒,也许是因为后来翻看的时候觉得质量太差,一直没有登上这个blog. 时隔2年,翻起旧文,虽文笔拙劣,但也拾起了一些过往的心境,决定补录一下,也填补一下无人观看近乎荒芜的空间。

 

来伦敦的前一周,我在布达佩斯的同屋有一个英格兰人,他听说我要在一周后拜访伦敦,便提醒我:They do not speak English。开始我还大为吃惊,就像去北京被告知哪里很多人不说中文一样,不可思议。

第一晚前往旅店check in的时候,旅馆老板就操着中东口音,丝毫没有伦敦腔;边上似乎是土耳其人开的廉价超市,卖着打折后1镑2L的大瓶Sprite;第二天泰晤士游船,其中一段的导游说的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英语;满大街卖炒花生、冰激凌或者热狗的也都是第三世界的兄弟们;回程的飞机更是三四十个成群结队的拿着大英护照的黑胖女人们莫名其妙的互相大笑。

当然,他们大多都说着流利的英语,但看到这些,我也顿时理解了那一句:They do not speak English。

如果有一天,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有着各种颜色皮肤的人们,说着蹩脚的中文,或者带着口音的英语,为来来往往的外国人和中国人们,卖着农夫山泉,或者Doener,或是在胡同里骑着黄包车砍着北京的历史,我想,这大概早就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了吧。

 

2009.06.03

每一天,都是减少的一天

每一天
都是减少的一天

酒精
只是麻痹了神经

盛世堂堂
哪里是我的天堂

西泊东飘
还没有拿到我的车票

犹豫,彷徨
明天
又变成了今天

选择——理性人的分析

人生的前边一些阶段,我们基本没有太多的选择,而之后的选择,比如读书,比如工作等等,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在理性人的假设下,其基本的考虑大致可以总结为成本效益的分析(Cost Benefit Analysis),简单列举一些我能想到的主要因素:

成本:

  • 时间。我们愿意花费多少时间在工作上,愿意用多少时间来陪伴家人或者享受生活。
  • 青春、壮年或者中年。这只代表一个年龄阶段,是时间在一个较长范围内的积分。时间也许第二天还有24小时,但是任何一个年龄阶段一旦过去就不会再拥有。
  • 健康。过多的体力劳动或者脑力劳动都可能对健康有害。
  • 机会成本。是的,我们可以有很多种选择。

效益:

  • 金钱。物质上的回报。
  • 愉悦。无论是事情本身还是人际比较都可能带来心情的舒畅。
  • 成长。在某些方面会有所收获,是未来更多效益的前期投资。

计算成本或者效益的时候,总是一个加上权重的综合考虑,其中有一些是容易量化的,比如时间和金钱,而其他一些,则是难以量化的,比如健康、愉悦和成长。

由于权重的不确定性以及难以量化的不确定性,造就了丰富的选择,而排除了绝对意义的最优。

比如通常较多的工作时间可以带来更多的金钱,这就是加班;有人希望追求更多的闲暇时间与低强度办公带来的愉悦而牺牲一些金钱或者成长,这就是国企;如果能获得较高的成长,人们通常愿意忍受较少的金钱甚至付出金钱,创业型的公司、廉价研究生的老板或者MBA的课程通常都会利用这一点;无论是加班、创业,或者寻求高学历,这大多是年轻时愿意做出妥协的,此时拥有更多时间、青春智力与体力的资本,来积累更多的成长,以追求更长时间尺度上更多金钱或者愉悦的积分。

其中,愉悦又是一个那么微妙的指标,主观,难以描述,但也可以强大到藐视其他一切成本和效益,牺牲愉悦而带来的金钱或成长必然只是暂时的妥协,但如果在牺牲金钱与时间的同时还能保持充分的愉悦,那多半可以创造一番事业。

做梦

那天
我梦见
飞回了德国

走出了机场
奔向熟悉的Bushof
寻找可以带我回家的17 27 37 47 147…

习惯

习惯
就是不小心走上了走过了一百遍的老路
却突然发现
自己已经不属于这里

怀旧
就是已经不会再误入那条老路
却惦记着路上的每一片荆棘

如果

A:

看了一个帖子 “如果你发短信给五年前的自己 你会写什么”
看了一下 很多人写“不要出国” 也有人写“直接出国” 很多人写“不要和ta在一起” 也有人写“快去找ta吧”

B:

如果五年前听取了五年后自己的建议,过了五年,还会写下同样的话么

A:

所以没有选择的那条路总是更让人向往。

纯真

小时候

是无知

长大

是逐渐认识现实

而中间

则是纯真

—-那个我最怀念的年代